正文 您的位置:首页 > 地质科技> 地质勘查> 正文

非洲地质工作的一天

 

曾经梦想仗剑走天涯,看看世界的繁华;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,总想四海为家。每一个地质工作者心中是否都有过这个梦想。为了这一个梦想,我们选择了地质,地质工作者一把地质锤、一个罗盘、一个放大镜,背着行囊,寻找着地球留下的时间痕迹。

非洲在普通人心中,是一个神秘的地方。埃及法老、卢旺达饭店、血钻等对非洲的刻画深入民心,炎热荒凉、落后野蛮、贫穷疾病战争蔓延着整个非洲大陆,黑人还处在奴隶制度、酋长制度的桎梏和枷锁中。让大家对非洲有比较正面认知的不是那里的人,而是那边的动物大迁徙。总有人问我。哇你去过非洲啊,看见动物大迁徙了吗。

没有亲历就没有发言权,我公司从2010年开始至今在非洲开疆拓土已经7年了,可以说很多同志是“老非洲”。2017年刚果(金)项目部成立了,大家又要去非洲亲近大自然了。

地质工作在别人看来还是很神秘的,探索类学科。比如地震、火山喷发、矿产、石油、天然气的生成,瞬间让其他行业的人感觉地质工作者博古通今,上到天文下到地理无所不通无所不晓。其实人生都是冷暖自知,地质工作充满了艰苦、危险、寂寞,枯燥,同时又有欢乐、感动、惊喜和自豪。

矿区基本都是无人区,原始丛林。我们会就地取材,用稻草、树木和帐篷搭起我们的基地。有多少人向往这样隐居的生活,这是诗意的生活。晚上围着篝火看星星,白天迎着太阳干事业。

一觉醒来,披上外衣,走出帐篷。非洲的清晨,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,一缕晨光透过树梢洒在慵懒的脸上。晨光初照,打个哈欠,伸个懒腰,一天就要开始了。大家一个个的走出帐篷,来到基地后面排成一排,给非洲的树木来点养料。快速的洗漱,这个时候已经闻到米饭的香气,在这样的清晨里伴随着鸟鸣山涧,美美的吃上一顿早餐真是很幸福的。要注意在城里你可能吃一个包子喝一碗稀饭就把早餐打发了;但是作为地质工作者,早餐是今天工作的保障,所以就没有那么讲究精致,要的就是实在。两个大馒头或者几个大红薯,来一碗白米粥,再弄点老干妈和咸菜疙瘩,吃完后浑身有使不完的劲。

 该出发了,矿区只有一条主干道。每天车只能把你放在主干道离工作区最近的地方。剩下的就靠我们的双脚去丈量非洲的大地了。早上迎着漫天的朝霞,开始钻一人多深的草丛。无论地质填图,还是化探采样,亦或是磁法测量,每一个点都要跑到,因此整个矿区都会留下我们的足迹。晶莹的露珠或许非常有诗情画意,但是地质工作者对露珠却喜欢不起来。露水很快就湿透了我们的衣服,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,走路都费劲。

 随着工作的进行,一个个点都记录到了身后。非洲大地的太阳也慢慢开始变得炙热,整个丛林一下子觉得没有了生机,早上的虫子和动物都躲起来了。这个时候身上的露水都被蒸发掉了,换来的是汗水,又一次湿透我们的衣服。陪自己一起的黑工即使汗流浃背,他们脚下也没用半点迟缓,我们在草丛里却开始踉踉跄跄。

 黑工对我们来说非常的重要,首先他们是向导,对当地的环境比较熟悉,他们就是行走的GPS。所有的重的体力劳动都由他们承担,半袋子样品全是土,最少20公斤,他们扛在头上,丝毫不会落后。最重要的就是能保障我们的人身安全,他们对蛇特别的敏感,可能是要在这样的环境里活下去,就必须有这样的本领。非洲的蛇90%有毒,黑曼巴、蝮蛇、蝰蛇还有五花八门不知名的,只要有蛇出没,黑人总能比我们先感知到危险的存在。因此我们是真心把当地的黑工当做我们的朋友相待。

 中午工作进展了一大半,也确实又累又饿了。找个阴凉宽敞的地方,开始享受我们的午餐。午餐和早餐其实差不多,带出来的无非就是馒头、红薯、老干妈、咸菜。有时候物资补给比较充分,可能有个苹果,有瓶可乐,这是地质工作者最满足的了。中午吃饭的时候,和黑人也没法聊天,自己默默的吃着午餐,抬起头看着自己早上走过的路已经被草丛掩盖,远处炊烟袅袅,几个小村落掩映在丛林中。荒野蔓延,天高地阔,在这里蕴藏着大量的矿产资源,这就是大自然给这片大陆的馈赠。黑人吃的东西,学名木薯,用开水煮熟了,用手抓着吃,我们有时候给他们点咸菜、馒头片,他们就会非常的高兴。

 休息过后,开始下午的工作。路线基本都是一个来回,这样不浪费人力。下午基本工作都是死撑着干过来的,为什么这么说呢。首先非洲最热的时候来了,中午12点到下午3点,烈日当头,就算你在树荫下,也给你晒蔫了。脸和脖子经常被茅草划破,出的汗浸在划伤的地方,那酸爽,汗水顺着帽子往眼睛里流,眼睛都睁不开。再者没有午休,人的体力跟不上,会感觉浑身乏力。还有一点就是黑人背的样品越来越多,他们的节奏也会放慢。

 拖着疲倦的脚步在荒草和丛林中前行,最后几个点都是倒数过来的。完成的那一刻真的觉得无比轻松愉悦。西斜的太阳照在身上,已经没有了中午的炽热,我们的影子被拉的越来越长。有时候一个来回,20几公里没有路的山上下来,自己的双脚已经是机械的迈着步子了。来到主干道,看到车的那一刻,一屁股坐在地上,再也不想走了。

 随着车子的颠簸,基本都会在车上睡着。这时候非洲的大地一片寂静,充满了亘古的苍凉。摇坠残阳似血,天高流云飞渡。临风停车凭高处,乡关只隔山万重。来到营地,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身上的衣服和鞋子都脱掉,然后打一桶水,来到茅草围起来的浴室中酣畅淋漓的洗个澡。由于非洲草木茂盛,因此不知名的虫子数不胜数,对我们也极其不友好。洗澡的时候都不敢用力的搓,身上斑斑点点,痛痒难当啊。

 洗完澡把今天的室内工作整理一下,就要开始享受大餐了。晚饭是最丰盛的,基本都会有两三个菜,大家累了一天,会尽情的享受饕餮大餐。

 吃完饭天气开始转凉,夜晚到来,必须披上外套。黑工在矿区中间生起篝火,一堆人围着烤火,开始闲聊。风吹来,吹不走明月,从思念的一轮明月,瘦成天边挂在树梢的弯月,人共明月都瘦。天阶夜色凉如水,坐看牵牛织女星。非洲的夜色真的很美,你睡不着,可能是因为漫天的繁星看着你,你却思念着家人。项目部的同志们都是一家之主,上有老下有小,一些同事的家人生病,他们为了项目的顺利开展,都无法回国探望。父母在不远游,游必有方,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呢。在地质工作者中一直流传一个让人无奈的笑话,野外工作回家后,带着激动的心情敲响了自己家的门,门开了,一个稚嫩的声音说道:“妈妈,外面来了一个叔叔。”自己老婆跑过来后笑着说:“别瞎讲,这是你爸爸。”

 夜深微凉,月如霜,篝火旁只剩下了守夜的黑人,帐篷里不时的传来呼噜声,和着虫鸣,奏起了和谐的优美的旋律。明天的朝霞依旧绚丽夺目,山还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我们的追寻。

仅以此文献给在野外一线工作的同志们。

地质工程公司 吴桂松



来源:本站原创
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

  上一条:
  下一条:
有色金属华东地质勘查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地质信息中心 
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电话:025-84688187 传真:025-84593191 Email:xxzx@china-ece.com 苏ICP备09016482号
 华东有色新浪官方微博       华东有色腾讯官方微博      1800592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