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您的位置:首页 > 地质科技> 地质勘查> 正文

彩云之南,哀牢山上金光闪闪

——记云南墨江金矿前期勘查项目

哀牢山,始于喜山,源于云岭。地处滇之央,自楚雄下绿春,北西而南东,蜿蜒千里,是为云贵与横断之界,分元墨两江之水。

哀牢山处于古板块接触带,地层出露齐全,超岩石圈深大断裂密集,构造运动频繁,岩浆活动强烈,矿化蚀变种类丰富,区域变质作用强烈,挽近构造运动和外生地质作用明显,带上矿产丰富。

墨江金矿即是哀牢山上的一颗耀眼明珠,也是一个开采多年的老矿山。为把二轮找矿提升到新的高度,地质工程公司受矿山邀请开展工作,公司领导高度重视,抽调公司地质事业部全部精锐力量成立地质勘查项目部,于是,我们开始了哀牢山的工作和生活。

哀牢山区的百姓很淳朴,也很好奇:

“你们背着小包在山上跑是在做什么?”

“做地质工作。”

“搞地质是干什么?”

“唔,地质是研究地层、构造、岩浆活动……”补充 “我们在找矿!”。

老乡迷惘的神情变得恍然,再问:“找到矿没有?”

我开始感觉回答吃力。地质找矿工作终究和捉迷藏有些不一样,对于个体寿命短短几十年人类来说,研究以百万年为时间单位、动辄上亿年的地质现象,这门学科实在过于浩瀚,从感官认识发现,到内心思考,总结规律,再去求证,这个往返并没有终结之时,有矿没矿需要大量的数据支撑,实在难以一言蔽之。

哀牢山的风光十分秀丽,晴日里碧空如洗,绿树如茵,山间小道曲折蔓延,民居民房点缀其中。山上物种丰富,黄金果、芍药、土人参等等诸多药材,也有羊奶果、黄泡子、鸡蛋果这些“野派”水果。

只是时间太过有限,只能擦肩错过,我们需要把绝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放在地质观察上。远观山势,近察露头,铁锤轻敲,镜下细看,心中思考,纸上勾勒。地质填图也叫地质测量,其实就是地质人员用脚用眼一点点丈量过去,细细做下来才能取到客观真实的数据,跑了现场才有发言权,并没有什么取巧可言。化探采样更是相对“机械”,固定的点线网度,纵是深沟也只能下去再上来,移点是由于河流、堆积等原因,却不能累了就在脚下采一件。老硐编录的路倒是平坦,只是十数年前的老坑道,深达一两公里,空气混浊,空气检测仪动辄就滴滴报警,照亮就靠头顶那枚小小的矿灯,昏暗幽深,心中总免不了犯怵。

同是爬山,观光和工作很不一样。远观翠绿的地表走近了仍然翠绿,只是藤蔓交织,荆棘舞爪,不注意就划破皮肤,扎进肉里;蛛网毛虫,不经意间就挂在脸上,钻进衣裳,感觉就像开了锅的水,沸腾而狂躁;小溪湾湾,蹚水鞋湿,裤子也是湿漉漉地糊在腿上;绝壁独立,壮丽的风光带来的是手脚并用、进退两难的攀爬;太阳出来汗流浃背,山雨袭来湿衣粘身,那瞬间,什么野果,什么蜂蜜,都算了吧,赶紧走,把活干了早点回去洗澡才是正经。

地质工作是辛苦的,年轻的地质工作者远离家乡,在大山里住扎下来,终日打交道最多的还是哀牢山的岩石和构造,要知识要体力,更需要意志和信念。

项目上有个地质小伙兼测量员,长得很健壮,但其实他是比较恐高。走在有草的斜坡上,手中总是紧紧握着小草,按照他的说法是,手中有草,心里不慌。其实他也知道,一滑下去,几根茅草根本没什么用,何况很多陡坡长不了草。每每出去总是抢在前面带路,于是,我们总是能看见他一手托着测量移动站,一手摸着石头,艰难蜗行的背影。

我们喜欢用对讲机,交流工作当然是目的。其实还有另外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大家能够在频道里呼喊几声,高歌几句,看似平常的吹牛和叮嘱,是来自队友的关心和鼓舞,鼓舞我在哀牢山中前行,密林多棘,此行不孤。

地质工作是枯寂的,虽然地质队员号称能听见大地的倾诉,但岩石终究无语,白日在山里辗转,夜晚在山上宿营,如此日复一日,远离都市生活的精彩纷呈。新时期各行各业都蓬勃发展,悲哀的是地质行业却在急剧的萎缩。有小同志满怀欣喜地过来找我交流他今日的新发现新认识,我也由衷地受到感染,路虽修远,此道不孤。

每一个项目要取得成功,都离不开一个好的团队,这个团队不仅仅指现场项目部,更是地质公司这个大家庭,她是我们坚强的后盾。该项目是地质事业部自公司推行“分灶吃饭”以来的一项重要突破,公司领导非常重视,对项目部的同志也非常关心,在项目期间,公司总经理徐日勇,多次带队亲临现场,摸黑下坑道,冒雨观岩心,统一工作方法,统一地质认识。

当然,该项目的顺利开展也离不开华东局的关心和支持,局地质矿产处处长马春同志也不远千里来到现场,亲自为我们指导工作,从室内资料,到野外踏勘,一丝不苟,亲手把罗盘打方向,全面了解信息,讲到生动处还不禁夺过铅笔在纸上勾勒示意,详细讲解。什么行业都有传承,我想,他们是恨不得把自己的所学所知全部都教给我们。

项目一阶段野外工作已全部完成,目前正在进行内业整理。老矿山数据资料繁多,二轮找矿要取得新的突破存在一定困难。但我们相信,只要有辛勤的付出、认真的思考总是会有收获。地质突破基础在于工作,关键在于认识,通过几个月的地质勘查工作,新的地质认识突破了原有的僵局和困境,为下阶段工作供了思路和空间。

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,地质男儿自当乘风破浪,踏遍山河,不负勇往。优越的地质成矿条件,实力深厚的专家技术支撑,坚强的野外作战团队,新一轮的找矿曙光乍现,哀牢明珠必将再绽光彩。

契机既出更待何?

正是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

 

 地质工程公司  倪俊




来源:本站原创
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

  上一条:
  下一条:
有色金属华东地质勘查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地质信息中心
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电话:025-84688187 传真:025-84593191 Email:xxzx@china-ece.com
苏ICP备09016482号